稿约:宋氏习作欣赏课

宋氏习作欣赏课


 


宋运来


 


以“宋氏”为题似有张扬之嫌。


胆敢以姓氏做教法主张的,没有深入的思考与实践做后盾,万不敢显山露水,想必自有他的道理。大家知道,小学一次主题习作教学一般要上两课时,第一课时一般叫做习作“指导课”,第二课时一般叫做习作“讲评课”。此称谓已经深入小语界同仁的骨髓里了。而在下认为第二课时的习作“讲评课”称谓颇有不妥。它应该有个更贴切的名字,叫——“习作欣赏”课,前面还要加个“宋氏”二字做修饰,以凸显个性课堂教学。既然你给它正名,总要有个说法吧,细说起来原因有三:


第一,“讲评”,有讲有评,谁讲谁评,当下不是语文教师吗?从字面上看,无疑凸显了教师为主导的主体地位,凸显了教师就弱化了学生,似乎与新课程提倡的的以儿童为主体的教育观背道而驰。


第二,“讲评”,单就“讲”来说,要由教师“讲出”个子丑寅卯来,往往是语文教师独霸课堂的话语。因为,全班四、五十本作文薄,经老师近2周的辛苦批改,总要向全班学生做个反馈和总结吧。于是便有“欣赏——挑刺——修改”的习作讲评教学模式。找几篇优秀之文,欣赏其中的优美词句段,然后点出全班带有普遍问题的作品进行“挑刺”,最后由儿童修改完善作文。我们设身处地想一下,教师辛苦改出来的作文,写出来的评语,下的等第,学生能知道自己的习作好,好在什么地方;不好,不好在什么地方吗?学生长期以来对教师下的评语与等级评定一直是在揣摩中度过中小学的。


第三,“讲评”,单就“评”来说,学生写出来的作文,要由教师“评出”个高低之分来。儿童的习作,真要评出个优秀作文,良好作文,一般作文?我认为,学生说出来的就是银子,写出来的就是金子。只要学生乐意写,不管他写出个什么样来,教师都要赞美之,欣赏之。


名字好改,课堂上如何操作呢?我认为习作欣赏课可以按照“发现——欣赏——分享”的流程进行教学。对于学生自己写出来的作文,他能写出来,但他不一定能“发现”自己的优点,往往是在教师选取(发现)“典型”词、句、段与表达方法等内容的“欣赏”下,小学生发现了自己的得意之处,增强了习作的信心。在习作欣赏课内,不只是语文教师这一个读者去欣赏学生的作品。应该有更多的读者去“分享”他的作品。那读者就是同位同学、全班级同学,这群读者且从老师那里迁移了“有法”的欣赏。走向课外,那分享者、欣赏者就更多了:同年级同学、跨年级同学、家长、朋友、亲戚、同事、社会大众等。作文可以上传的媒体更多了:班级小报、班级板报、校园板报、校园橱窗、校园期刊、校园广播电视、大众平面媒体、网络媒体、新媒体等等。每个小作者都希望自己辛苦创作出来的作品被别人欣赏,粉丝越多越有信心感,越有明星感。


那一篇篇学生作文既有等级评定,优美词句段的勾勾画画,错别字的修改,也有眉批旁批,篇末的评语。需要老师披星戴月要花上2周的时间去干活吗?不可以在一节课内完成吗?我认为在一节习作欣赏课里完全可以搞定。 


如何搞定?这就是宋氏习作欣赏教学的内涵所在。简单讲,要有三个意识:


第一,儿童的习作是需要我们欣赏,欣赏,再欣赏的。处在习作阶段的小学生,每次作文练习都应该有大批量的满分作文出现。即使再不好的习作,优美词语总会有的吧。总之,你赏识什么儿童便会朝着你赏识的方向发展。“当我们拿着放大镜艺术地放大他们的优点,久而久之,文章中的优点就像爬山虎一样漫山遍野地疯长起来。”(姚永安语)当下儿童习作太缺乏自信了,为何?还不是我们语文教师这位苛刻的、唯一的读者造成的吗?


第二,红笔不是老师的专利,而且是学生的权利。不要以为儿童对自己的习作没有欣赏力,没有修改的能力,关键是你要把自我修改作文的权利还给孩子们。通过自我修改让让每位学生明白自己的作文好好在什么地方,不好不好在什么地方,要如何修改完善等。


第三,学生写作时,直接书写在正式作文簿上一次成文。既节约课时,减轻学生课外作业负担,还符合实战的需要。其一,学生作文簿就应该有修改符号修改的痕迹,作文簿不是用来准备给成人检查的 。其二,君不见,学子每次作文考试时,哪个是先打草稿 ,再誊抄在试卷上的?还不是学生先审作文题,思考片刻后,直接书写在试卷上的。如果我们平时让学生养成先打草稿,再誊抄的习惯,不是把学生坑苦了吗 


判断第二课时习作课是“讲评课”还是“欣赏课”,其分水岭是:有没有把修改习作“权”还给学生,学生有没有学会自我修改作文的方法与能力。习作欣赏课要让学生感受到被欣赏的同时,还要从老师那里学习到“欣赏型”修改的方法。如果没有突出学生自我欣赏、自我修改的主体地位,不能说是可持续发展的高质量的作文课。这样的课堂还是习作“讲评课”,不是习作“欣赏课”。

《稿约:宋氏习作欣赏课》有2个想法

  1. 当我们拿着放大镜艺术地放大他们的优点,久而久之,文章中的优点就像爬山虎一样漫山遍野地疯长起来。”
    发现——欣赏——分享

发表评论